扎猹君

这是个放飞自我的号。
厌恶超标的ooc。
原名渣渣君。

想写才会写,不定时更新,转载亲友限定,偶尔唠嗑。12月前可能有惊喜。要是你还愿意看我的话…谢谢你。我记住你了。
cp观不同就没什么可以交流的了。

封面来自阿红@穷凶极恶的高冷皇帝
@Sapphire为你写一万篇人物分析。

真爱不死

哇写了雷卡童年!!但你,还是,下次别摸到那么晚了呜呜…😭

Sapphire:

雷狮x卡米尔 注:雷卡


 @短透 的点文。




一发完结 


原作线


文/Sapphire




BGM: Summertime Sadness - Lana Del Rey


网易云/这里播放: http://music.163.com/#/song?id=3025202


 




  男人目光好似细针一刺,我回望他,眼目的神像鼓胀的气球般瘪下去,小得只能容下他。人会老,眼睛却不会 - 被捕捉到唇的那刻我想到薇龙曾如此形容她姑母,同样我形容了雷狮。①


  黄光下的瞳孔比白日要深,缘边抹了点金。他靠近我,成片的大紫蛱蝶涌入我脑内,把思考搅成糊状,我脑里全是紫,不同光线呈出的紫,不同情绪对应的紫,我用了至少八年记住它们;他敛去一部分戾气,或许他不自知,可我懂这是他表现温柔的方式。曾在雷王星我打出一身伤,他拉我坐在草坪上包扎伤口。阳光筛入绿油油的叶片,倒进三皇子眼里,是好看的黛紫。


  那是我初次见到他。七岁时我已经知道怎么用脚踢、用拳揍、用牙咬,作为家族里的私生子,我只得用这些方法来护着自己。有人收了贿赂,他们把我截到阴暗的胡同里,我拼了命去抵挡,腹部却还是挨了几回重击。血沫在咽喉翻涌,我仰头想把吐呕感吞下去,可动作在雷狮从斜刺里闯来的一瞬卡住了。


  我还没信他,现在雷狮问我我也理直气壮,有谁会接纳一个不明来历的野小子?况且还是第一次见面。看他脏兮兮的,两边袖管被撸到不同的高度,象征身份的王冠哪儿都寻不到,活像街头帮里的老大。他帮我防住背后的暗袭,膝盖直顶对方柔软的腹部,趁他疼得弯下身时狠狠给了其下颚一拳;然后抓住我手腕使劲儿朝巷外跑,留下那群人粗鲁地叫骂。通口要亮点,男孩的眉目这才明朗,我大吃一惊。


  眼睛,他的眼睛紫得纯粹,那是皇族才配拥有的颜色。


  讶异、不解。我大概猜到大我两三岁的男孩是谁了。双音节的名字与他一身行头系连起来只有滑稽,可他的神情错不了,我不得不信服。小巷左右侧都是条商街,正值午时,熙熙攘攘。他把我扣得很紧,穿梭在人群里,我怕撞着人,口里喊着慢点,慢点。有什么关系!雷狮头也不回,狂笑嚷道。我们奔过四角橱窗,我瞟见自己乱成一团的黑发,窗子映得两人面貌有几分相似,除去蓝眼紫眼;若他真是三皇子,那他应该认得我- 适才的情绪变了个样,不安兜上心来。他该厌恶我。家族主脉对旁支向来如此,何况我淌着一半外人的血液。 


  可雷狮没有。覆在皮肤上的手掌沁出层薄汗,温热感把我拉回现实中,雷狮没有。街道尽头有横阑干,他利索地翻了过去,顺势拉了我一把。我们跑了好久,我不太熟悉地方,只认得这里离皇宫近。男孩要我等他,我自个儿找了块阴凉处卷起袴角,揉捏发酸的腿肚子,抬头时他已经走了。空出思考的时间好不容易,我却没什么疑虑。确实,对对方出手相助的行为我感到不解,完全信任他也不大可能。但感激是实在的。


  过了约莫半小时,我瞥见他从远处奔来,像一簇米粒大小的黑影;待他近了些,才看清他手里颠着的绷带和玻璃瓶,估计是注意到到我手臂上的划伤和淤青。我换了光线更足的位置坐下,雷狮在我面前停下脚步,他离我不到半尺距离,投下的影子盖住我的脸和脖颈。我被他居高临下地注视,竟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迫感,可我也不甘示弱地瞪回去,明里暗地和他斗争起来。没想到下秒那气场便消失了,男孩眉目又沾上笑意,那是得意的、满足的笑容,像是发现了不得了的宝贝。


  “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是卡米尔吧?”他找到绷带头,一拉,纱布扭成条半透明的白蛇,在风里瑟缩。由于用力过猛,有长长一段着了地。我看出他的不熟练,干脆抢过它,道:“你要是不会就别弄了。”


  可你还是没回答我啊,雷狮掉了个身子坐到我旁边,眼睛在树荫下暗成木槿紫,偏暗红的紫。我顿住口,看他一副知情的模样更是烦躁。莫名其妙的问题,对方不是在提问是在确认,溢出的自信让人想掐他手背。最恼人的是他还说对了。“你怎么知道?”


  “家里有人说外头有个比我小的孩子叫卡米尔,性子跟我差不多。”男孩上下打量起我,“你出手时的眼神让我觉得很熟悉,刚刚也是,我喜欢那种眼神。坚韧、不服输、有骨气。这才是强者该有的东西。”他很巧妙地避开了‘私生子’三字,借我理解的空隙又夺回绷带,往我臂膀上缠绕一圈。


  我要涂消毒水了,他说,开瓶罐的手法还是生疏。他应该很少给别人包扎,我看着他把液体抹在皮肤表面,如是想道。冰凉被点着,成了火,一路灼进心窝;我挪不开目光。


  “忘了说,我叫雷狮。”


 


  谁知他是自何而生,谁知他是因何而启。他溜进思绪,渗入灵魂,当一切都逝去,他依旧存续。生命或如朝露,可他刻骨不渝。




  男人在吻我。他的唇软且柔,他的舌是甘甜的,滑过我口腔,我紧拥住他,在变幻的紫里逐渐放空、放空,回忆不见踪影。他掠去空气又向我渡来空气,他要我呼吸,有他我便得以呼吸。我合上眼睑,可我还能看见他的眼睛,在死寂中熠熠生辉,是梦魇。我爱惨了它们。


 




  END.


 


 


①薇龙,《倾城之恋·第一炉香》里女主人公。作者为张爱玲。


②摘自音乐剧《真爱不死》(译名)。由女主角克里斯汀歌唱,有改动。作曲家为安德鲁·劳埃德·韦伯。






或许卡米尔儿时要比现在闹腾,毕竟人都会长大,人都会变。但最基本的东西肯定还会在那儿摆得好好的。


以及卡米尔真的好爱他。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

热度(213)

  1. EcstasySapphir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