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猹君

这是个放飞自我的号。
厌恶超标的ooc。
原名渣渣君。

想写才会写,不定时更新,转载亲友限定,偶尔唠嗑。12月前可能有惊喜。要是你还愿意看我的话…谢谢你。我记住你了。
cp观不同就没什么可以交流的了。

封面来自阿红@穷凶极恶的高冷皇帝
@Sapphire为你写一万篇人物分析。

Don't Run From Me

我大概看懂了…?
没事。我在的。

Sapphire:

雷狮x卡米尔 注:雷卡


深夜短打。




文/Sapphire  




  他要走了,他要走了。我留不住他。我想起他的好,我喜好读书,翻完会抄几句自认为不错的话,‘她嘴里衔着吸管,眼里衔着对面的卢兆麟’这种,之后会换个样出现在纸张上,散落在我书桌四面八方。天明了,我总是发现它们被整成一沓,方方正正地摞起来,旁边贴纸有他歪斜的字:要照顾自己,你大哥不是每次都在。我不明白他这细心是从谁那里学来的,肯定不是佩利,那人比我才大一岁却跳脱得很,放学后挨个找人干架;帕洛斯也不大可能,他压根就没关注过别人的事儿。于是剩下的只有我,可我不觉得我会对人温柔。


  记得有天放学晚,回家看到大厅里灯还明亮,他整个人陷进沙发往我这边看,我下意识走了过去,在他身边也找位置坐下。他瞥我几眼,手里的啤酒罐叮铃桄榔,夏日的夜晚又厚又闷,连空气都凝成胶状,我想说的也凝固在喉管,无色无味。我无聊到盯他的侧脸,看上面有一点点湿,想了想就把手贴上去,那块皮肤还暖着-果然是汗。被我这一碰他倒有了动静,鸢尾花色的眼瞳揪住我不放,然后伸出右手,把手掌靠在我手背上,整个都覆了过去。我们保持这莫名的姿势有十、二十来分钟,我是靠心脏每秒跳动次数来算的,一点八拍比较准确。他终于开口,声音沙沙沉沉直撩我耳尖:你…在学校还好吧,跟得上吗。刚说完我便猜到了大概,关于他想说什么,于是反问一句您最近有事吗。


  我没有,卡米尔你想多了。他移开自己的手,那儿的温度往下掉,我看到他下眼皮的倦意时,心也直往下掉。您还好吗,您有好好休息吗;这时想说的话变多了,多到恐怕一晚都讲不完,可他撑着软垫站了起来,没有给我开口机会。早点睡吧,晚安。他按掉客厅里的灯,只留了盏黄的,我愣愣地看他合上的房门,房门是黄的。


  后来他连灯都忘开了,多早多晚都是这样;卧室的门有一条缝,我刻意没把它关严。我还在等他,等他回家,等他告诉我他过得如何。我会坐在沙发上,把要说的话理四五遍,再开口,趁他消化时抓他衣衫的下摆,把那横银片抖到地上,踢得远远的。


  他该死的温柔啊。让我没能留住他。



评论

热度(100)

  1. EcstasySapphir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