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猹君

这是个放飞自我的号。
厌恶超标的ooc。
原名渣渣君。

想写才会写,不定时更新,转载亲友限定,偶尔唠嗑。12月前可能有惊喜。要是你还愿意看我的话…谢谢你。我记住你了。
cp观不同就没什么可以交流的了。

封面来自阿红@穷凶极恶的高冷皇帝
@Sapphire为你写一万篇人物分析。

雷狮:需求和性格的完善

  (请不要转载,待补充内容。转载者一律拉黑。)

  社会心理学里提到“内群体(in-group)”“外群体(out-group)”这一概念。内群体里也可以同时分成内和外群:当内部产生分歧,人作为独立个体会划分界限且重新分组,谁对我来说是(新)同类,谁对我来说是(新)异类。


  可以把它想象成一个大圆和一个在里面的小圆。如果以雷狮的角度来看,现在大圆里是雷狮海盗团,大圆外部是其他参赛者。这是最简单的框架。但涉及到个人绝对利益的时候,他和卡米尔是小圆,也就是“内群体”。帕洛斯和佩利是“外群体”。

 

  王位继承大多根据长子继承权来决定。雷狮是三皇子,他(而不是二位兄长)获得皇位第一继承权肯定有原因,我比较偏向因为实力差距(强度:参赛时No.4,漫画里银爵暂时消失晋升为No.3)。雷狮是不是天才都无所谓,但我认为他应该是很/非常有天赋的人;正因为他有天赋,所以才有实力成为下一任王,这给予他快到自负的自信,做出与常人不同的大胆行为(钦定继承人却还是离开星球),他有把握,他知道自己非常强。仅仅是天赋还不够,努力的天才最可怕,雷狮走到这步付出了相当大的努力。

  心理学里把影响人的行为的因素分为“自身(individual)”与“环境(situational)”,雷狮两种因素都有。自身—— 一部分来自天赋,环境 —— 促使他利用天赋去努力,也给他‘想自由’这个强烈的希望。这都是构成现在的雷狮的东西。


  环境促使他强大、不轻易交心、对周围怀有警惕,心狠手辣。在满是明争暗斗的皇宫里,雷狮要顺利地获得认可,展露才能就需要懂得这些道理。也因为在皇宫里长大,身为三皇子,所以被寄予厚望,被剥去平常人该有的自由。“你要xxx”,“你是要xxx”,“不能这样,你应该xxx”,这些话重复了十几年,对雷狮来说,规矩=局限=牢笼。他积攒实力,他要获得认可,但他不希望这份认可变成他人对他理所当然的希望,希望他担起责任成为他们心目中的角色。他不想为他人而活。一个人缺少什么时,就会更渴望它;而雷狮正因为是有天赋、强大的人,所以有自信能够获得‘自由’。这是他和普通人的不同之处,后者只是想想,但雷狮会去这么做。他把自我利益放在第一位,一点都不忌讳展现出来。


  总结一下,雷狮把自由视作最重有相当一部分原因是由于在皇宫时期被‘禁锢’,过度缺少产生的过度渴望,其实在皇宫里他除了自由什么都有;再加上“自身”的影响(天性),正处于的年龄,他没有理由不对自由爱得狂热。



  他的自信最初源于皇宫里的众人瞩目,和他人比较时发现自己实力之强。雷狮的过去太一帆风顺了(想要的基本上都能获得,即使原本不属于他的他也能用实力说话),所以理所当然地他会在未来认为不论如何,想要的东西总会成为囊中之物。

 

  我认为雷狮对大多数事物拿得起放得下,想要的且得不到的会想用实力去获得①,最后实在不行的话会放弃②,骄傲(自尊心)让他认为“这个东西不够好,我不需要,它不选择我会后悔”(心理防御机制之合理化,弗洛伊德提出),于是不会心怀芥蒂。况且他想要的东西很少有“思维”,几乎不可能是人,它们不会主动拒绝他。

  从①到②的转变时间非常长,如果是极其想要的,雷狮不会轻易放弃追求,他为它再疯狂的事都干得出来,例:为自由放弃皇位,离开星球,疯狂的前提是保住自我和周围人。周围人模糊的定义是海盗团,详细是“内群体”的卡米尔。


  “因为我强大,所以我不会失去。”他的所有物(力量和卡米尔的忠诚)是绝对不会失去的。卡米尔是第二道保险,也可比喻为安慰剂(placebo):常用于心理实验。最糟糕的情况,即使没了“力量”,“卡米尔的忠诚”还在。但这个情况雷狮不会去想,他没有尝过这种滋味,他认为自己不会不堪到这种地步。

 

  下图为马斯洛的五大需求,从最基本(物质)需求到复杂/高级(精神)追求。这个图也可以用来分析一个人有多容易产生需求,需求是什么。


   

  用它来看雷狮,我们能轻易看出“要成为他所需求的”有多难。

  从底部开始:

  1.生理需求(满足)


  2.安全的需要(满足)(注:实力强大)


  3.归属与爱的需求(满足)(注:大部分由卡米尔提供,例如亲情、友情、陪伴。爱情未知)

   雷狮的双标最主要体现在对众人和卡米尔的态度,对真正的“外群体”和“内群体”的差别对待。社会心理学里这被称作“内群体偏爱(in-group favoritism)”和“外群体歧视(out-group discrimination)”。他对外群体无情,即使是大圆内,海盗团里的帕洛斯和佩利,也是在产生分歧时会解决掉他们,单纯地最大化利用。大圆外,海盗团外更是,“看到弱者就踩”可以看出他的无情,他没有怜悯心,因为他不需要。他骄傲,他不屑于去理会对方。他没有体会过作为弱者屈辱的滋味,所以他能毫无愧心地碾压他们。

  我一直认为卡米尔是个奇迹,他改变雷狮太多了。因为他,雷狮懂得怎么完全去接受一个人(特定的人)。相比于卡米尔的理性,雷狮大多时候更偏向感性,依凭心情决定做些什么。他的感性也让他在卡米尔面前不同,这是下意识的行为,但他服从直接的感觉;感觉告诉他不能伤害对方/他是特殊的/你可以信任他。长时间的相处使雷狮放心,他以无防备的模样面对卡米尔。我甚至觉得和“力量”比起来,他更相信“卡米尔”不会离他而去。(关于信任,我在分析漫画第75略提到过。感兴趣可以去看看我lofter里的动态。)

 

  4.尊重的需要(满足)(注:雷狮是“领袖”,地位满足需求)

   关于“领袖”可以从三段关系看出:

  (1)雷狮和卡米尔(特殊。雷狮尊重他,现关系平等,但卡米尔原作为“追随者”,从原关系过渡到现关系。且无论如何,卡米尔把雷狮放在自身利益之上,这个思维模式雷狮无法改变);

  (2)雷狮和“雷狮海盗团”;

  (3)雷狮在雷王星作为下一位王(雷狮和众人)。

 

  5.最后是金字塔最顶层,自我实现的需求,满足自我的欲望,那些没获得的东西。它最难触及到,绝大多数人连马斯洛的下四大需求都没有完全满足。

  所以也能理解雷狮为什么野心大到夸张了,他想成为这场大赛的 “王”(胜者),不是为了获得他人尊重,“领袖”不等于“胜者”,雷狮作为“领袖”已经获得尊重。而是为了最顶尖追求的东西,完全满足自我、实现自我。


  在终极目标面前,其他有吸引力的物质和精神基本上都只会停留在‘有趣’上面。例如和强者争斗切磋,他乐于去这么做,他渴望和强者战斗,战斗能证明他的实力,让他变强,再加上习惯皇族的斗争所以好战,但他会把“终极目标”放在“和强者切磋”前,他会为了目标毁掉这个强者。


  地基已坚不可摧。为所欲为不是必然的吗。

 

 



参考资料:

  剑桥A-Level心理 (9709)(自译)

  第二章:心理学中的问题与观点辩论(Issues and Debates Within Psychological Research), 个人(Individual)或环境(Situational)影响行为。

  第四章:社会心理学(Social Psychology),课题八:《社会比较理论》,由泰费尔(H.Tajfel)提出团体间比较。1970进行试验,证实:在利益冲突时,原内群体也可重组为外群体(out-group)和内群体(in-group),对外群体的偏见实化为歧视(from prejudice to discrimination),内群体存在偏爱(in-group favoritism)。

原文:Even when based on non-existence differences, people will create in-group favoritism and out-group discrimination when resources are limited and sought out by both groups. People will favor members of their in-group compared to members of an out group.

  第五章:发展心理学(Developmental Psychology),课题十:精神分析学家弗洛伊德,利用心理动力学(Psychodynamics)来解释现象。他的“本我,自我,超我”结构理论,于1923提出相关概念,以解释意识和潜意识的形成和相互关系。在这之后提出心理防御机制,其中包括著名的“俄狄浦斯情节(恋母)”导致外向作用(reaction formation)发动,儿子对父亲加倍的爱和模仿。分析里提到的合理化(rationalization)是心理防御机制的一种。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是人本主义科学的理论之一,由美国心理学家亚伯拉罕·马斯洛在1943年在《人类激励理论》论文中所提出。书中将人类需求像阶梯一样从低到高按层次分为五种,分别是: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社交需求、尊重需求和自我实现需求。(参考百科)


  有一部分网站为英文,可用翻译器:

  内群体与外群体:http://www.baike.com/wiki/内群体与外群体

  内群体偏爱:https://en.wikipedia.org/wiki/In-group_favoritism

  个人和环境影响:http://holah.co.uk/page/individualandsituationalexplanations/

  心理动力学:https://en.wikipedia.org/wiki/Psychodynamics

  心理防御机制:https://www.douban.com/group/topic/4034158/

  心理防御机制之合理化:https://en.wikipedia.org/wiki/Rationalization_(psychology)

  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https://baike.baidu.com/item/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11036498

  

  以雷狮为中心展开分析。请勿发表任何cp向发言。

  感谢!!


真爱不死

哇写了雷卡童年!!但你,还是,下次别摸到那么晚了呜呜…😭

Sapphire:

雷狮x卡米尔 注:雷卡


 @短透 的点文。




一发完结 


原作线


文/Sapphire




BGM: Summertime Sadness - Lana Del Rey


网易云/这里播放: http://music.163.com/#/song?id=3025202


 




  男人目光好似细针一刺,我回望他,眼目的神像鼓胀的气球般瘪下去,小得只能容下他。人会老,眼睛却不会 - 被捕捉到唇的那刻我想到薇龙曾如此形容她姑母,同样我形容了雷狮。①


  黄光下的瞳孔比白日要深,缘边抹了点金。他靠近我,成片的大紫蛱蝶涌入我脑内,把思考搅成糊状,我脑里全是紫,不同光线呈出的紫,不同情绪对应的紫,我用了至少八年记住它们;他敛去一部分戾气,或许他不自知,可我懂这是他表现温柔的方式。曾在雷王星我打出一身伤,他拉我坐在草坪上包扎伤口。阳光筛入绿油油的叶片,倒进三皇子眼里,是好看的黛紫。


  那是我初次见到他。七岁时我已经知道怎么用脚踢、用拳揍、用牙咬,作为家族里的私生子,我只得用这些方法来护着自己。有人收了贿赂,他们把我截到阴暗的胡同里,我拼了命去抵挡,腹部却还是挨了几回重击。血沫在咽喉翻涌,我仰头想把吐呕感吞下去,可动作在雷狮从斜刺里闯来的一瞬卡住了。


  我还没信他,现在雷狮问我我也理直气壮,有谁会接纳一个不明来历的野小子?况且还是第一次见面。看他脏兮兮的,两边袖管被撸到不同的高度,象征身份的王冠哪儿都寻不到,活像街头帮里的老大。他帮我防住背后的暗袭,膝盖直顶对方柔软的腹部,趁他疼得弯下身时狠狠给了其下颚一拳;然后抓住我手腕使劲儿朝巷外跑,留下那群人粗鲁地叫骂。通口要亮点,男孩的眉目这才明朗,我大吃一惊。


  眼睛,他的眼睛紫得纯粹,那是皇族才配拥有的颜色。


  讶异、不解。我大概猜到大我两三岁的男孩是谁了。双音节的名字与他一身行头系连起来只有滑稽,可他的神情错不了,我不得不信服。小巷左右侧都是条商街,正值午时,熙熙攘攘。他把我扣得很紧,穿梭在人群里,我怕撞着人,口里喊着慢点,慢点。有什么关系!雷狮头也不回,狂笑嚷道。我们奔过四角橱窗,我瞟见自己乱成一团的黑发,窗子映得两人面貌有几分相似,除去蓝眼紫眼;若他真是三皇子,那他应该认得我- 适才的情绪变了个样,不安兜上心来。他该厌恶我。家族主脉对旁支向来如此,何况我淌着一半外人的血液。 


  可雷狮没有。覆在皮肤上的手掌沁出层薄汗,温热感把我拉回现实中,雷狮没有。街道尽头有横阑干,他利索地翻了过去,顺势拉了我一把。我们跑了好久,我不太熟悉地方,只认得这里离皇宫近。男孩要我等他,我自个儿找了块阴凉处卷起袴角,揉捏发酸的腿肚子,抬头时他已经走了。空出思考的时间好不容易,我却没什么疑虑。确实,对对方出手相助的行为我感到不解,完全信任他也不大可能。但感激是实在的。


  过了约莫半小时,我瞥见他从远处奔来,像一簇米粒大小的黑影;待他近了些,才看清他手里颠着的绷带和玻璃瓶,估计是注意到到我手臂上的划伤和淤青。我换了光线更足的位置坐下,雷狮在我面前停下脚步,他离我不到半尺距离,投下的影子盖住我的脸和脖颈。我被他居高临下地注视,竟察觉到一股无形的压迫感,可我也不甘示弱地瞪回去,明里暗地和他斗争起来。没想到下秒那气场便消失了,男孩眉目又沾上笑意,那是得意的、满足的笑容,像是发现了不得了的宝贝。


  “我果然没有看错。你是卡米尔吧?”他找到绷带头,一拉,纱布扭成条半透明的白蛇,在风里瑟缩。由于用力过猛,有长长一段着了地。我看出他的不熟练,干脆抢过它,道:“你要是不会就别弄了。”


  可你还是没回答我啊,雷狮掉了个身子坐到我旁边,眼睛在树荫下暗成木槿紫,偏暗红的紫。我顿住口,看他一副知情的模样更是烦躁。莫名其妙的问题,对方不是在提问是在确认,溢出的自信让人想掐他手背。最恼人的是他还说对了。“你怎么知道?”


  “家里有人说外头有个比我小的孩子叫卡米尔,性子跟我差不多。”男孩上下打量起我,“你出手时的眼神让我觉得很熟悉,刚刚也是,我喜欢那种眼神。坚韧、不服输、有骨气。这才是强者该有的东西。”他很巧妙地避开了‘私生子’三字,借我理解的空隙又夺回绷带,往我臂膀上缠绕一圈。


  我要涂消毒水了,他说,开瓶罐的手法还是生疏。他应该很少给别人包扎,我看着他把液体抹在皮肤表面,如是想道。冰凉被点着,成了火,一路灼进心窝;我挪不开目光。


  “忘了说,我叫雷狮。”


 


  谁知他是自何而生,谁知他是因何而启。他溜进思绪,渗入灵魂,当一切都逝去,他依旧存续。生命或如朝露,可他刻骨不渝。




  男人在吻我。他的唇软且柔,他的舌是甘甜的,滑过我口腔,我紧拥住他,在变幻的紫里逐渐放空、放空,回忆不见踪影。他掠去空气又向我渡来空气,他要我呼吸,有他我便得以呼吸。我合上眼睑,可我还能看见他的眼睛,在死寂中熠熠生辉,是梦魇。我爱惨了它们。


 




  END.


 


 


①薇龙,《倾城之恋·第一炉香》里女主人公。作者为张爱玲。


②摘自音乐剧《真爱不死》(译名)。由女主角克里斯汀歌唱,有改动。作曲家为安德鲁·劳埃德·韦伯。






或许卡米尔儿时要比现在闹腾,毕竟人都会长大,人都会变。但最基本的东西肯定还会在那儿摆得好好的。


以及卡米尔真的好爱他。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这不是第一次雷狮听取卡米尔的建议后选择收手或者撤退。
漫画里佩利曾提出要在安迷修处于被动状态时把他收拾掉(安迷修需要照顾到艾比与埃米)。雷狮本来觉得不错,可卡米尔对局势的分析和所持的不赞同态度最后还是让他打消了这一念头。
而这次比那次要快得多(P3)…或许是因为卡米尔这次显得慌乱(P1,P3放大)(只有雷狮察觉的到),又或许是因为雷狮明白卡米尔在关系到他利益和生命安全的事情上最为理智。最先为他考虑。
类似于“已经到这种时候了,不用讲为什么要撤退,继续战斗的后果是什么;这些都是废话。上次安迷修我们还站在高处有的是时间讨论,可这回不一样。我相信卡米尔。”

产生这种绝对的信任需要多久,更何况是在像雷狮与卡米尔这两个绝对不会轻易交心的人之间。他们到底相处了多少时间,经历过多少类似的事情,才让雷狮明白卡米尔是永远不会害他的。
而这样的人往往交心之后便是死心塌地地信赖,在乎着对方。

P4中帕洛斯已经有其他心思了,我觉得官方给的“随时打算叛变”迟早会来。但卡米尔知道,雷狮也知道。卡米尔一直都留了个心眼,只是这次心眼被扩大了。帕洛斯彻底成为海盗团的“外人”。
雷狮知道他要做什么。那一锤子象征着绝对权威,对于暗中挑衅自己的人(帕洛斯)的威胁,对被战斗冲昏头脑的人(佩利)的警告。不要惹怒狮子,否则你们将在他的紫瞳中被轻易碾碎。
这里的“你们”是说给帕洛斯和佩利听的。不是卡米尔。



如果雷狮海盗团还有一张底牌的话,几率最大的是卡米尔的无定之躯。雷狮说的“底牌”,是否具有双重意思呢? 

1.对其他参赛者使用。

2.对图谋不轨的人使用。


如果是2,那就意味着整场凹凸大赛只有雷狮一个人知道卡米尔的原力是什么,以及该如何使用。四人里,雷狮和卡米尔才是真正的“海盗团”。
其实无论是1还是2,他们本来就是二人小团队。

说了挺多,我太爱雷狮和卡米尔了。

7.6 9:45


我想再补充两点。


  雷狮在帕洛斯阴阳怪气提出看法后,锤子明显是往他的方向砸的。


  问题:“为什么雷狮会这样做?”


  1.为了让帕洛斯明白自己的实力远超他,让他不要打歪主意。按照雷狮说的继续去行动。


  2.很明显这个问题是针对卡米尔的。这是帕洛斯对卡米尔能力提出的质疑,类似于'其实我们是可以赢的但那小子就是不出手'。雷狮所用的方法是最直接了当的,他通过这个动作让帕洛斯认清一个事实 - 雷狮狮相信卡米尔,“领导者”是相信卡米尔,所以作为“跟随者”的帕洛斯没有资格提出质疑。


  



向日葵

吻你!!!!!

Sapphire:

雷狮x卡米尔 注:雷卡




一发完结


原作线  注:文末有解析.


文/Sapphire




BGM: Born To Die -Lana Del Rey


网易云/这里播放:http://music.163.com/#/song?id=3025239






  他曾递给我一枝花。不是情人之间的玫瑰,娇艳欲滴还挂着清晨的露珠,我们从未想过要成为那种关系。那已是好几年前的事了,进入我脑海的信息堆了又堆,不必顾虑到的事情我也紧抓不放。记忆本来就像一个玻璃罐,囤积的东西多了就会有内容从边缘滑落;没有及时清理的代价是惨重的,更倒霉的是我手里的罐子装满了新鲜的汁液,那些沉淀许久甜到发酸的倒滴得所剩无几。于是要我形容花的色泽是否饱满,气味是否香甜,我也只能给几个模糊的回答。


  把花当成向日葵吧。它褪色得差不多了,扎在泥土中的根茎细如银丝。就算汲取阳光它也不似骄阳灿烂,一小半金一大半灰,晦暗总能轻而易举地吞没亮光,吞掉明明快要盛放的黄色花瓣。我低估了新来的男人,他要更狡猾。


  乌块最初浮现在向日葵不见太阳的地方,它诚心想要躲开我们。然后它传播,扩散;像病毒那样把利牙陷入血肉,一场不知始终的呼啸暴雨冲掉了所有颜色,红的心愫,蓝的凄哀。三原色。那人往我动脉里注入的颜色。


  把一个灵魂提取出来,趁它还恍惚时给它套上一层铁皮。铁皮人忘了多萝茜手把手教他的知识,心跳加速多半象征兴奋,胸口疼痛多半代表悲伤,因为他恰好没有心。还有灵魂,灵魂它很轻很轻,它必须把某个物体当作落脚点,否则会被无形的风儿吹散。可铁皮人恰好没有心。


  世界布满灰。在殆尽于无色前,我看见那朵花绽出极致的光芒,不可思议的光芒,美丽到我只能用臂膀环住那人无声恸哭。他有一颗眼球被挖了出来,鲜血正从洞口汩汩流出;他的左膝盖下什么都不剩,肉骨上还留着深痕,里面清不出的沙烁尘土被红色染透。我也好不到哪里去,不知断了几根肋骨,其中三四根甚至还刺穿了内脏。单是抱他就耗尽了我毕生力气。


  毫无疑问这场战斗以我们的败北告终;可在审判时分,在划出生死界限前,他仍是我熟悉的兄长。我仍是他熟悉的卡米尔。我在哭他在笑,我要目送他离开了,可我们的瞳孔微缩,还全然渴求复仇与杀戮。向日葵便由它彻底绽放,一如当年逃离雷王星时的意气风发。又于顷刻间凋零。


  在那之前,在那之前。他递给了我一枝花。向死而生的,挂着斑驳血迹的花。


  然后世界布满灰。




   END.






    向日葵的花语是'沉默的爱,忠诚,光辉,阳光'。雷卡之间的爱是心照不宣的默契,是信任与忠诚,是长时间陪伴所沉淀下来的习惯。


   如果按原作向的走势,回收的结局必然会有一方先行一步,哪怕几秒。原作向的雷卡我是痛并爱着的,这些伤口,他们身上的伤口是在一起战斗过的证明。《向日葵》中两人的关系可以理解为很多种,因为真正的爱包揽了所有最暖心的情感,单用'爱情'去定义雷卡,我认为反而是把他们束缚起来了。


  涉及本文解析:


  向日葵(太阳花)在文里暗指雷狮的生命。


  在花上出现的乌块是帕洛斯。官方资料里提到他“对海盗团的忠诚程度严重欠缺,随时打算利用和背叛。”


  第三段里的三原色是最基础的三种颜色,分别为红,黄,蓝。它们是无法被两种其他颜色调出来的。“他往我动脉里注射的颜色”,雷狮所教会给卡米尔的情感无法被复制或者再创造。所以最后只剩下灰色。


  第四段的“把一个灵魂提取出来,恍惚时塞到铁皮里”,恍惚时也就是雷狮死亡的那一刻。紧接着,卡米尔的灵魂到了另一个容器里,因为他愿把身躯奉给雷狮但对方却已经离开。可灵魂也生存不下去,因为它要“落脚点”的话必须要踩在心脏上。而卡米尔的心脏是雷狮。铁皮人没有(失去了)心。


  雷狮把花递给卡米尔。太阳之花,象征着生命力的花,一个沉默的眼神他便懂得“要活下去。”


  可他再也不会笑和哭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他说他爱我

嗯…

Sapphire:



 非Lof发布 /全文链接:https://m.weibo.cn/5237213648/4123295564098782




  建议搭配BGM:《アイネクライネ》 - 米津玄師


  歌曲链接:http://music.163.com/#/song?id=39227506 




  非常抱歉走链接!lof说有敏感词发不了,明明是全龄向的文。